激进入场短视频,谷歌能否借此缓解20年之痒?

程序人生 40 2018-09-29 12:56
激进入场短视频,谷歌能否借此缓解20年之痒?-JEESNS

刚刚过去的9月27日是谷歌生日,它已经年满20周岁了。

在这20年的过往中,谷歌重塑了互联网世界的搜索。如今,在2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谷歌迎来了变革,告别极简主义的主页,以期触碰“未来搜索”的形态全面拥抱信息流和短视频。

不过不得不说,无论国内还是国际信息流红利皆为巨头收割,搜索和信息流的融合在谷歌这能否行得通还是未知数,而单独看短视频,其获取流量和提升活跃度的力量正在爆发,或许更能缓解谷歌的焦虑。

跑步入场短视频,谷歌为何如此激进?

当苹果、亚马逊相继跨过万亿美元关口,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Facebook顺理成章地成为下一个名额的有力竞争者。

2018年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深陷隐私泄露的丑闻,随之受影响的不只是千亿的市值,还有它在年轻用户中的信任。 SimilarWeb与CNBC联合进行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在全球热门网站排行榜上,Facebook的亚军宝座可能很快会让给谷歌的YouTube。

只可惜谷歌远没到能高兴的地步。虽然Snapchat首创了Stories,开启了短视频时代,但Facebook可以说已经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在信息流、短视频这些新兴内容形式的潮流中,其原先把持的流量入口正在不断被Facebook分散,这种结果直接反应在数字广告的核心业绩上。今年Q2谷歌的广告业务贡献了280亿美元的营收,同比增长24%,而Facebook的广告收入则从91.6亿美元增至130亿美元,同比增长42%。

按照这种增速,Facebook已成为谷歌最大的潜在威胁,这可能正是迫使谷歌在20周年纪念之际变革搜索激进拥抱短视频的主要原因。


激进入场短视频,谷歌能否借此缓解20年之痒?-JEESNS

TechCrunch报道,目前Stories的增长速度是Feed的15倍之快,咨询公司Block Party的数据称,自2016年初以来Stories的创作和观看量已经增长了842%,极大地拉升了Snapchat、Instagram、WhatsApp的活跃度。这一状况同样发生在国内,也就是各大平台的短视频之争,而且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谷歌信息流、短视频变革的灵感可能很大程度上来自百度。

毕竟,一直暗暗与自己较劲的“老朋友”百度都已经走上了信息流、搜索加短视频融合的道路,同样搜索起家的谷歌自然明白这一方向的重要性,所以此次变革也算属于意料之中。

单就短视频来讲,百度信息流中短视频内容的分发,从2017年Q1的19%增长到了2018年Q1的48%,好看视频用户过亿、日活跃用户过千万。Quest 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报告也显示,2018年Q1全网APP日活跃用户规模增长最快TOP20列表中,好看视频在横屏短视频平台中位居榜首。

短视频拉升信息流活跃度,信息流为短视频提供赛道,这也是谷歌想要的“Story”。

谷歌的野心:再造一个YouTube?

曾经YouTube掀起的UGC大潮让国内各大视频网站为之推崇,如今谷歌入场短视频,似乎还想再造一个YouTube。不过一向以创新闻名的谷歌这次却参考了国内短视频的发展模式,如此变化恐怕是外界所难预料的。

2015年Facebook初步布局网络视频,谷歌高管宣称社交网络服务商进入视频领域,不可能对YouTube的霸主地位构成任何威胁,并断言“我们和Facebook正面碰撞可能会在十年之后”。然而借助产品矩阵和短视频的兴起风潮,Facebook正在将这场正面碰撞的时间提前。今年Q2 Facebook 电话会议透露,4亿用户使用Instagram Stories进行分享,WhatsApp status用户量达4.5亿,仅推出不久的 Facebook Stories 每天就有1.5亿活跃用户。

由此,谷歌不得不化被动为主动,亲自上线Story。不过姗姗来迟错失的时机,或许使得谷歌很难通过相同的路径超越先入场者,尤其是社交短视频在欧美市场成为主流的大环境下。那么,信息流+短视频的模式是否适用于谷歌?抛开很多人所谓的学习抄袭百度论,国内具有相同搜索基因的百度,在这一模式上的尝试,本来就值得谷歌参考一番。

不参考百度的好看短视频难道要跑去学抖音吗?谷歌是强大,但也懂得怎么取长补短才是对自己有利的。

首先可以相提并论并且直观借鉴的经验,就是短视频分发背后的技术支持。“推荐算法”原本就是百度作为一家搜索巨头独具的优势,谷歌当然也具备。好看视频之所以能在9个月时间里用户过亿,就是有赖于大数据算法配合用户画像以及深度学习所构造的知识图谱,提高分发的精准性。这也是李彦宏所谓的“用AI思维做互联网产品”。

其次,产品矩阵所形成的的内容生态更具竞争力,而在这点上谷歌似乎并不擅长。退出中国前,谷歌便受制于百度所打造的贴吧、音乐、知道、文库等内容护城河,导致搜索份额与百度相差甚远。而如今百度系的短视频布局依旧如此,包括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伙拍(原贴吧nani视频),以及爱奇艺旗下独立出来做的纳豆,不仅形成差异化的产品矩阵,而且相互引流、相互补充。

而颇为巧合的是,随着好看视频内容覆盖搞笑、音乐、影视、娱乐、游戏、生活等综合性优质视频内容,其发展方向更趋于“短视频领域的YouTube”,业内也普遍认为百度要把其打造成中国版的YouTube。而谷歌也意图在信息流变革下构建另一个“YouTube”。这或许说明相同的搜索基因和技术实力,让谷歌和百度在内容重塑上出奇的一致。

当然,这些优势发挥的前提在于好看视频依附百度信息流+搜索的核心主航道,换句话说,谷歌信息流变革的效果也将直接影响新生短视频业务的发展状况。

借道搜索+feed,突破社交短视频的包围?

以信息流“带”短视频是好看视频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诚如头条的视频产品依赖其平台的入口资源把用户嫁接过去,依附于其核心主航道内生出来,百度也是通过以搜索+信息流业务带传继而内部孵化短视频业务的增长。故而,这对谷歌切入信息流和短视频来讲,是一个核心的启迪。

但是国内外市场形势的不同,可能使同样的路线走下去有所偏差。

在欧美地区主流的短视频产品中,可以明显看出社交巨头把持短视频市场的趋势越发明显,尤以Snapchat和Facebook为主导,前者首创Stories的模式,却让后者成了最大的利益收割者。与此同时,Twitter、Skype、 Instagram 等都是以社交平台开发短视频业务,归根结底,这都是由其用户逐渐养成从社交平台获取内容的习惯所致。

来自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4年64%的美国成年人使用Facebook,约30%的人用其浏览资讯。到2017年末,使用率仅上升至66%,但在Facebook上获取资讯的人的比例却上升到了45%。

所以,当用户习惯在社交平台上获取信息流形式的新闻资讯,同样适应碎片化、互动性更强的短视频功能一经推出,便利用这一习惯得以迅速积累用户,其实这也是侧面把用户固定在社交平台上。正是这种国内外用户习惯的差别,决定了谷歌未必一定能如百度一样,走通信息流、搜索及短视频结合的道路。

而且毕竟除了用户习惯,如何在Snapchat、Facebook等社交短视频的包围中突破也是一大难题。

以最关键的优质内容来源为例。虽同为搜索巨头,谷歌与百度利用搜索深入内容生态的发展方向不同,它更倾向于单纯索引一切,让优质的信息、数据和应用更便于分享和传播,这导致谷歌的内容更多是通过爬虫抓取,而不是聚集内容生产者获得。与之相反,Facebook收拢大量优质的内容生产者支撑信息流及短视频的内容,这才威胁到谷歌流量霸主的地位。

百度也是如此搭建了信息流的“顶层设计”,所以在Facebook、Snapchat等社交平台掌握了优质内容生产的核心资源后,谷歌能否撬动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谷歌手握搜索和YouTube这两大流量入口,其信息流变革依旧令外界期待,而且一旦这条路走通了,无疑也刺激百度将这一模式扩大到全球,届时即使谷歌不进来,也将与百度正面对抗。

20年前,佩奇和布林在宿舍里开发的BackRub利用PageRank技术检查整个网络链接结构,时至今日PageRank技术仍然是谷歌搜索排名的核心,但技术内核没变,谷歌搜索却已不是原来的搜索。穷则变、变则通,在变与不变之间,谷歌的任何尝试都将关乎未来。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文章评论